石家庄婚庆公司 ,您的专属选择

行业动态

当前位置:婚庆公司 > 婚庆新闻 >

上一篇
  •  钻石之恋婚庆
  • 幸福时光婚庆
  • 爱情堡婚庆主题婚礼
  • 爱情海婚庆主题婚礼
下一篇

《我的新郎逃婚了》喝口雪碧 ^第15章^ 最新更新

发布时间:2021-03-21 16:12 点击:

[收藏此章节] [举报]

举报色情有害

举报刷数据

举报伪更

其他

文章收藏

为收藏文章分类

新增取消

+新增收藏类别

定制收藏类别     查看收藏列表

第 15 章

  阮氏大厦,三层是食堂。
  午饭时间,员工餐厅里菜品丰富,氛围热闹而拥挤。
  
  没赶上今日份的酱猪蹄,行政经理夏莲有些失望,但很快释然,端着选好的菜坐回了餐厅最西侧的那桌。
  
  秘书处的田静此刻正说着话——
  “林沐阳上回还在办公室说程总是为了北城项目才娶的阮副总,我看不像啊,人家夫妻感情挺好的。”
  
  公司里八卦流窜得快,毕竟工作难熬,就指着这么点娱乐调节了。
  前几天阮副总那场前任现任的修罗场面,可刺激了不少人的神经,大家这两天总会聊上几句。
  
  想到那辆日日来接阮副总下班的宾利,夏莲叹了口气:“唉,我老公都没来接过我下班,看来还是键盘跪少了。”
  
  项彬扬眉,替男同胞反驳:“那是你和宇哥一个城东一个城西,等他赶过来你也到家了,这可不能怪他。”
  
  夏莲羡慕是真,但跪键盘也只是开玩笑,闻言笑着点了点头,而后就听到身旁田静叫了声:“阮副总......”
  
  她抬眼看去,女人薄粉敷面,姿容冶丽,穿着干练的职业装,眉眼精致得像从画中走来,蓬松的栗色波浪卷更添几分柔美。
  
  尤其是那双恰到好处的凤眸,被她温柔的气质衬得不显一点风尘,美得动人心魄。
  
  对上几人目光,阮芷音莞尔道:“没位置了,介不介意我拼个桌?”
  
  “您坐您坐。”
  
  项彬很快反应过来,推了推餐盘,给阮芷音让出了位置。
  
  阮氏大楼坐落于商务区,员工餐厅味道不错,但周围好吃的外卖也不少。
  当了阮芷音半年助理,项彬知道她很少来员工餐厅,除非忙得忘记了点外卖。
  
  他想的不错,阮芷音确实是忘了提前点外卖。不过却不是因为忙工作,而是搞不懂程越霖这些天的态度。
  
  每天等着送她上下班,但在车上却不发一言。要说程越霖是不愿搭理她,可她做的早餐他也没少吃。
  
  同住屋檐下,阮芷音却不知道怎样和程越霖步入好好相处的状态。人际关系中,她不是个太主动的人。
  
  正想着,对面的田静突然看向她,眸中充满了兴奋与好奇。
  
  田静现在是阮芷音的秘书,不如旁人顾虑多。况且阮芷音不算苛刻的上司,偶尔也会和员工闲聊两句。
  
  小姑娘纠结过后,试探着开口:“阮总,您和程总是怎么认识的啊?”
  
  阮芷音看了她一眼,也没隐瞒,轻笑道:“他是我高中同学,我们......曾经当过一年同桌。”
  
  听到她的话,田静双眼发亮,仿佛深陷同桌浪漫偶像剧,阮芷音稍微心虚地避开视线,不忍打破她的幻想。
  
  况且程越霖也在协议里标明了,对外时要一致秀恩爱。
  这几天公司的流言已经从秦玦为爱逃婚她惨被悔婚,换成了程越霖和她早已定情,夫妻情深。
  
  不过实情和幻想可是天壤之别。
  
  高二时,程越霖还是独桌。但高三那年,班级人数却由单变双。
  那会儿没人敢和程越霖同桌,这个旁人避之不及的苦差就落到了阮芷音头上。
  针尖对麦芒,程越霖明面上为难,阮芷音暗地里反击。
  
  要说浪漫,肯定没有的。
  
  “程总看您的眼神多温柔,也不知道我老公什么时候能学着温柔点。”
  
  显然,在电梯前围观了全程的夏荷,也成为了幻想浪漫偶像剧的一员。
  
  “温柔?”阮芷音想到程越霖对上秦玦时的表现,淡笑着摇了摇头,“或许吧。”
  
  他可是回去就撂了脸子。
  
  / / /
  
  霖恒大厦,总裁办公室。
  
  身负重任的钱副总堪堪打完一桌台球,最后一球落洞,钱梵转过身,瞧了眼刚结束一场视频会议的程越霖。
  
  男人淡漠靠在椅背,面色冷凝,还未散去方才那股使人噤若寒蝉的压迫。
  
  钱梵叹下气,扬眉开口:“咋回事,霖哥。前些日子春光满面,这几天乌云盖脸。他们都让我来打探老板什么时候多云转晴,跟我说说呗?”
  
  “跟你说,你懂什么。”
  
  话毕,程越霖又通知白博准备半小时后的下场会议,没匀出半点目光给他。
  
  钱梵愈发觉得他情况严重,不然不会回到这种疏离默然的样子。
  这两年程越霖心情好时,偶尔还能瞥见过去那恣意不羁的神态。
  
  有心当回知心小弟,钱梵放下球杆,走到他对面坐下。
  
  “你和傅琛远怎么一个德行,他三个月前按点回家打游戏,一个月前开始抱着手机聊天。我好心关心他,他也说我能懂个啥。”说到这,钱梵轻哼一声。
  
  “怎么着,难不成你们已经超脱人类,要研究月球起源了?”
  
  钱梵语调松快,面上却是副不说出你的故事我就不会罢休的神态。
  
  见他如此难缠地探究自己,程越霖这才抬头,淡淡道:“我和你不一样,懂?”
  
  此话一出,钱梵更不乐意了,上下打量他几眼:“我说霖哥,你除了长得比我略好那么一丢丢,其他构造哪不一样?”
  
  为了证明两人渺小的颜值距离,钱梵还伸出指甲盖,比出个米粒大小。
  
  程越霖挑了挑眉,合上文件,白皙修长的指节缓缓指向自己,语调悠然地道出两人间的差异:“我,已婚。”
  
  而你,未婚。
  我们,可不一样。
  
  “呵,还以为什么呢,不就临时去客串个新郎,就这也算已婚?”钱梵很是不以为意,“等风波过去,指不定哪天阮芷音就跟你提离婚了。”
  
  话音刚落,程越霖才刚缓和一些的面色,瞬间沉了下来。
  他凝眉瞥向钱梵,冷声道:“我们这婚,离不了。”
  
  “我知道我知道,都说离婚官司打得麻烦,是不太好离。”钱梵低着头,还未察觉到对方的情绪,又补了句,“但那是人家正经夫妻不好离,跟你有啥关系。”
  
  室内一片沉默,逐渐弥漫出渗人的冰冷,钱梵姗姗抬起头,终于接收到男人那寒气袭人的视线。
  
  “不是吧,霖哥......”他总算觉出点不一样的味来,探试道,“难不成你是突然瞧上阮芷音了?!”
  
  程越霖眉峰蹙起:“聒噪。”
  而后又压下对他刚才几句的嫌弃,轻哼强调,“看不出来?不是突然。”
  
  钱梵怔住:“......”
  何止是看不出来,简直深藏不露。
  
  他和程越霖认识十多年,最了解对方的口是心非。可就算如此了解,钱梵也着实没有料到——
  
  “霖哥,你还玩暗恋呐?”他猛地站起,在偌大的总裁办公室里来回踱步,嘴里念念有词,“不是吧不是吧不是吧。”
  
  程越霖本就心怀郁气,这会儿更被他转悠得烦躁,按下眉心,干脆阖上双眼。
  
  消化许久,钱梵才再次开口:“所以你心情不好,是嫂子她给你气受了?”
  
  阮芷音和秦玦的婚约不是秘密,程越霖也是因为秦玦逃婚才当了现成的新郎。
  他背负暗恋当新郎,嫂子要是对他不好,可不得受气嘛!
  
  程越霖微哽,接着沉声道:“没有。”
  言毕,略显轻飘的视线停在合同旁的透明饭盒上,随手一指——
  “这,她早上做的。”
  
  “嫂子还真是体贴啊。”
  瞥见那份三明治,钱梵有些惊讶。
  接着替程越霖松了口气,又忍不住问道,“那你生的哪门子气。”
  
  程越霖顿了顿,轻掀下眼皮,淡淡道:“秦玦比我脾气好?”
  
  “这不明摆......”钱梵话说一半才觉不对,脸上挂了讨笑,“不是,那你们俩性格本来就不一样嘛。”
  
  秦玦可是那种打小就被老师长辈夸赞的好孩子,脾气确实温和,小时候都没见他跟人吵过架。
  
  不过,钱梵总算分析出程越霖这几天心情不好的原因——
  “合着你这是嫉妒前任呢。”
  
  程越霖却不承认,清声嗤笑一声,继而散漫开口:“我需要嫉妒?”
  有现成的婚约都没能把人娶进门,哪里还需要他费心去嫉妒?
  
  “人家那毕竟是初恋......”
  钱梵小声嘀咕了句。
  
  “初恋算什么,那是她一时失足。”
  
  程越霖凝眉反驳,复而像是想到了什么,慢条斯理地从笔挺的西装内兜中掏出一样东西,直接摆在了桌上。
  
  见钱梵瞬间睁大双眼,他才满意地开口:“我有这,还需要跟别人去比?”
  
  “呦呵,我这还是头回看到活生生的结婚证呢。”
  钱梵颇为惊奇,毕竟以往都是在朋友圈看到一堆人晒证。
  
  程越霖几乎不用微信,但他倒也算与众不同,居然随身揣着结婚证!
  
  钱梵直呼好家伙,想拿来细看,对方却将那本暗红色的结婚证收了起来。
  
  没想到啊,霖哥才是闷声办大事,这么快就把嫂子给搞定了。不仅快刀斩乱麻地领了证,还每天贴心地给他做饭。
  
  真够让人羡慕的。
  
  片晌,他笑着开口:“霖哥,领证了你还搁这嫉妒秦玦,这可不像你。都把他媳妇拐到手了,你得嚣张点啊。”
  
  “用得着你教?”程越霖薄唇微抿,顿了顿,又瞥眉,“以后别再给我操心什么离婚。”
  
  / / /
  
  吃完午饭,阮芷音婉拒了田静和夏荷的甜点邀请,坐电梯回到办公室。
  
  她怕两人兴致过高,真的询问起自己和程越霖的同桌生涯。她们没恶意,阮芷音也不想冷脸应对,但若说多错多,届时就不好收场了。
  
  摇头将思绪清空,阮芷音打开电脑准备工作,桌上的手机却嗡嗡响起。
  
  点开微信,发现是秦湘的消息——
  
  【芷音姐,我妈和我哥最近气压好低,她还迁怒把婚庆公司负责人开除了。我在家都不敢说话,果然全家就我在底层。我哥他自己不争气,活该你把他给踹了。但我绝对、始终、坚定地站在你这边!你别抛弃我好不好T_T】
  
  消息简短,阮芷音很快看完。
  继而指尖微顿,还是没有选择回复。
  
  秦家和阮家是世交,秦玦和秦湘过去常来阮家探望阮爷爷。
  她到阮家时,秦湘不过九岁。女孩曾天真烂漫地喊她姐姐,最初出席人多的场合时,还带着秦玦一起维护她。
  
  这些年,阮芷音真心把秦湘当妹妹。可现在的她,还没想好怎么面对秦湘。
  
  不过秦湘的其中一句话,还是让她颇为在意。
  
  思虑少顷,她退出微信,打开通讯录,拨通了一个人的电话——
  
  “康雨,有时间见一面吗?”
  

插入书签 

    相关推荐

    联系地址:此网站出租-此网站出租 文化热线:13503294431 商务合作联系电话:1303294431 网站优化、维护: 科技有限公司 友情链接联系QQ: 279303980Copyright © 2018 . 版权所有 石家庄婚庆公司 www.sjzhqgs.com XML网站地图